中偵在線

主頁 > 新聞 >

揭秘北京職業捉奸人:專接女性客戶 從未失手(圖)

作者: admin 來源: 未知 2020-04-03 19:00

原標題:游走在邊緣的職業捉奸人
 赤色女子調查(偵探)事務所
電話:15600231399/ V : redw007
地址:北京市朝陽北路101號(青年路口)朝陽大悅城。
 
蹲守、跟蹤、偷拍……8年來,調查千人,捉奸數百次,見證了無數個家庭分崩離析。盡管目前尚未取得合法身份,仍然難以阻擋客戶源源不斷的需求。這些在地下隱秘活動的“捉奸人”以前叫北京私家偵探,游走在法律和道德的邊緣,幫助婚姻中遭受背叛的一方,在這場圍城內的戰役里扳回一局。他們深知自己所處的位置,所以小心謹慎,在實現委托人利益的同時,保全自己。
 
與“目標”碰面是大忌
 
“心情很復雜,每捉到一對,就意味著又一個家庭要散了。”調查員阿風說,調查過程中,不能跟得太近,以免引起懷疑。
 
4月9日,周六,北京。一大早,地鐵站里顯得有些空曠,偶爾有一兩個人走下站臺。阿風(化名)已經在閘機旁站了半個多小時,卻遲遲沒有刷卡出站,他在確定“目標”人物的位置。幾小時前,他得到消息,“目標”人物可能會在附近出現。
 
緊盯了一會兒手機屏幕后,他突然轉身,快步走向站臺,趕在關門鈴結束前,跳進了車廂。“好像要換地方了啊,難道是去單位加班?”他笑了笑。因為“目標”突然改變行程,他不得不立刻跟過去。
 
“心情很復雜,每捉到一對,就意味著又一個家庭要散了。”阿風說,在他們看來,“職業捉奸人”這個稱呼,顯得有些夸張,他們更愿意把自己的工作概括為“調查取證”。
 
中午12點,“目標”人物從單位出來,副駕駛上坐著的正是可能與其有特殊關系的懷疑對象。阿風向記者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掏出DV,站在樹后開始拍攝“目標”車輛。駛出大門后,車輛一轉彎,已經消失在拐角處。
 
阿風并不著急,他再次從兜里拿出手機,低頭仔細看著屏幕。通過這部連接“后臺”的手機,他可以獲取“目標”人物的位置。只要“目標”一動,他就能立刻得知。
 
半小時后,“目標”人物開車駛進了工作單位附近的一個小區。阿風跟著進了小區后,開始仔細查看小區里停放的車輛?墒,在小區里來來回回轉了三四圈,看遍了所有的停車位,阿風仍然沒有找到對方的車。
 
信息顯示,“目標”本人就在距離阿風不過100米左右的位置。“看來應該是在那里面。”阿風指著面前不遠處的一堵院墻說,小院內有幾排整齊的小房間,看起來像是單位宿舍,但大門緊閉,外人無法進入。
 
思考片刻,阿風回到小區門外繼續等待。因為這一單剛接不久,距離最后的“捉”還有段時間,他并不急于跟得太近,免得引起懷疑。“這種時候不能跟得太近,如果不小心和他撞了正面,就犯了大忌。”
 
下午1點,“目標”人物重新回到單位。1小時后,車輛再次駛出單位大門,但這次副駕駛并沒有人。如果換做平時,團隊會派專門的車來跟,但那天車輛暫時來不了,阿風只能坐地鐵直奔目的地。
 
這次,阿風很快就在路口找到了那輛車。他選了一個方便觀察的位置,開始了新一輪的蹲守。
 
下午4點半,阿風終于又一次捕捉到了“目標”人物身影,立即拿出DV開始拍,但沒過多久,他便收起機器,說“看來今天可以早收工了”。
 
一起走到車旁的,還有“目標”人物的妻子和女兒。接下來3人應該會一起回家,他當天也就不需要再跟,但還得隨時盯著,以免被調查者到家后再有其他活動。
 
像獵人一樣耐心蹲守
 
“等、跟、拍、捉。”阿風這樣概括自己的工作內容。等待是工作的常態,需要有足夠的耐心。
 
即使已經確定眼前的地點就是兩人約會見面的地方,但為了確保萬無一失,調查員們總會等到親眼看到兩個人一起進入房間時,才會向“隊長”匯報。等待的時間或長或短,順利的話,一個星期就能夠完成調查,如果不順利,拖上一個多月也是常有的事。
 
調查員的工作,看似時間靈活自由,但背后常常要付出很多艱辛。一旦接單后,調查員的生活作息就要完全跟著被調查者的規律來。“等、跟、拍、捉。”阿風這樣概括自己的工作內容。等待是工作的常態。在阿風看來,這項工作,70%的時間用來等,20%的時間用來跟,剩下的10%,才是真正用于捉奸的時間。調查員們早已習慣了這種漫長的等待。“就像獵人一樣,要有足夠的耐心,才能等到最后勝利的那一刻。”
 
曾經有一次,一位丈夫在被捉奸過一次后,過了幾個月竟然又跟小三走在了一起,這次,被調查者顯然已經有了一些經驗。兩人為了開房,繞了大半個城市,但仍然沒有甩掉阿風,最后兩人選定了一個偏僻的賓館,僅僅半小時,兩人就退房離開。當時,阿風已經在兩人隔壁開了一間房,準備連夜監控,沒想到兩人竟然如此迅速離開,但兩人的畫面還是被阿風捕捉到了。
 
晚上9點,阿風來到另一個小區,看看自己的一位工作伙伴。他的這位同事從早上7點開始就在小區樓下蹲守,但他的“目標”自從早上進屋以后,直到天黑都沒有再出來。兩人互相交流了當天的工作進展。兩人都可以提前收工,在旁邊的餐館吃過晚飯后,他們在夜幕中踏上了回家的路。
 
專門接待女性客戶
 
遭遇妻子質問的丈夫們,通常不會承認自己出軌,更有甚者,還會挑釁式地跟妻子說:“你有證據嗎?”
 
有5年從業經歷的阿風,已經算是團隊里經驗豐富的“老手”。相比之下,團隊負責人翁語(化名)更加資深。2008年前后,在律師朋友的介紹下,翁語開始接類似的單子,后來成立了“赤色女子調查團隊”,專門接待女性客戶。
 
一開始,翁語曾對“丈夫們”的所作所為感到震驚。“那時候也會覺得,世界上怎么還有這樣的人渣啊。”后來見得多了,她已經不再覺得驚訝,因為什么樣的人都有,轉而認為“這種人渣就得好好收拾才行”。
 
“你不知道他們有多過分。”翁語說,遭遇妻子質問的丈夫們,通常不會承認自己出軌,更有甚者,還會挑釁式地跟妻子說:“你有證據嗎?”還有的丈夫,出軌后直接起訴離婚,被動的妻子只能選擇應訴,但卻沒有證據能夠證明丈夫有過錯。
 
有的丈夫為了順利離婚,在向法庭提交的訴狀里列舉了一大堆妻子的缺點,將這些作為離婚的理由,卻絕口不提自己有外遇的事。“甚至連孩子考不上大學都能作為離婚理由列在里面,很可笑吧。”翁語說,如果不是被丈夫逼到一定程度,委托人也不會來找他們。
 
曾經有一個委托人,在聯系翁語之前,已經自己抓到過一次丈夫出軌,因為當時丈夫直接把小三帶回家,被出差回來的委托人當場撞破。在丈夫的懺悔下,委托人沒有大鬧沒有報警。沒過幾天,丈夫矢口否認被捉奸。此時的丈夫,全然沒有了上次的窘態,而是徑直湊到妻子的臉前,抬眼看著她小聲說,“你抓到我一次,還能抓到我第二次嗎?”翁語說,顯然男方已經咨詢過律師,既然妻子沒留有證據,為防妻子錄音,死不承認被捉奸。
 
并不是每一個委托人都為了財產,有些委托人,只是單純受不了丈夫盛氣凌人的模樣,還有些就想看看小三長什么樣子。這些委托人里,有事業成功的外企高管,也有相夫教子的全職太太,共同特點是,他們都擁有較好的經濟基礎。
 
每年的3、4月份以及9月份是高峰期。翁語解釋說,一方面是已經過完年,家庭內部積壓已久的矛盾會在此時釋放,另一個時間段,則是因為家里的孩子可能在9月份升入大學,妻子們終于可以不再顧忌,直面家中的矛盾。
 
一次調查4萬元起步
 
具體費用還需視情況而定,如果調查進展緩慢,耗時較長,委托人也會在中途追加一部分費用。
 
調查團隊會先核實委托人的身份,并查看對方結婚證,之后翁語會與委托人見面,了解詳細情況,征求委托人意見后確定方案,再安排手下的調查員開始行動。一般情況下,一次行動的價格4萬元起步,但還需視情況而定,如果調查進展緩慢,耗時較長,委托人也會在中途追加一部分費用。
 
如果捉奸后委托人選擇不離婚,可以當場要求丈夫寫下保證書,內容多為如果以后再犯,就凈身出戶;如果雙方都選擇不過,雙方協議離婚,那么會向丈夫提出相應的條件,分割相應的財產,達到委托人的要求第二天就辦離婚。
 
在當時的情形下,被捉奸的丈夫通常為了息事寧人,或者怕事情被公之于眾,都會盡量滿足妻子提出的要求。
 
“就是要趁熱打鐵。”翁語說,捉奸都會通過視頻的形式記錄下來,留作證據。但過后如客戶無特殊要求視頻全部都會交給委托人,調查人員都不得保存,但八成客戶要求翁語留存證據以防丟失。
 
3年前,一位名叫小馨(化名)的委托人找到翁語。當初結婚時,小馨的父母就對女婿不太滿意,為此父女關系一度很緊張。找到翁語時,兩人已經分居,小馨帶著孩子居住在娘家,她的丈夫剛剛升任銀行的副行長不久。
 
“以后跟他過還是不過?不過的話你想要孩子嗎?你覺得多少錢合適?”了解完基本情況后,翁語直接問小馨。對于每一個委托人來說,這是必須要想清楚的問題。委托人必須充分了解捉奸的后果,并做好決定,這是開始行動的前提。
 
捉奸當晚,面對一大群人,丈夫起先表示希望繼續過下去,但聽到需要寫下保證書時,丈夫又陷入沉默。片刻后說,“那就不過了吧”。最終,丈夫承諾給小馨150萬,但無法一次性付清。丈夫當場又叫來了自己的父親協商,公公尷尬地解釋說,對于兒子這樣的行為不知情。
 
“叔,別說了,您兒子帶著她上你們家去過好多回了。”在過去數天,團隊成員早已發現,小馨丈夫多次帶著小三去自己父親家,“進門、換鞋的一系列動作,非常熟練,就跟在自己家里似的”。
 
最終,丈夫交出60萬元現金,公公帶來40萬現金,雙方商定好,剩下的50萬會在接下來的兩年內分期付給小馨。
 
委托人必須在現場
 
無論在哪里捉奸,委托人在現場是必須遵循的原則。否則,很有可能幫不到委托人,還給自己帶來麻煩。
 
從業的8年間,翁語的團隊成功捉住了數百對出軌男女,“平均每年六七十對吧。”在她的電腦里,存儲了上百份捉奸視頻。通常在調查結束后,團隊會把視頻交給委托人,然后再保留一份備份在翁語這里。翁語解釋說,目的是為了防止一些人被捉奸后損壞視頻或委托人如果不小心把證據弄丟,還可以在他們這里找回。
 
據翁語團隊成員介紹,團隊從未遇到過“失手”的情況,這樣百發百中的結果,與調查員們曠日持久的艱辛等待有關,也需要借助一些技術手段來實現,還需要團隊成員具備很強的應變能力。
 
曾經有一次,為了確定“小三”的長相,阿風甚至扮作花店送花員,上門給對方送了一大束花。確定兩人待在一起后,調查員會及時將情況上報,這時翁語再負責和委托人溝通,確定是否需要立即行動。
 
捉奸通常在凌晨,大多數人已經熟睡后進行。前往現場時,除了委托人外,團隊一般會安排三四名成員陪同,除了負責拍照攝像外,這些成員還擔負著“控制現場”的作用。翁語解釋說,有時候或是因為委托人平時就被丈夫欺負,或是其他原因,往往需要他們幫忙才能夠控制住場面。
 
無論是在家中、在酒店,還是在車內,捉奸時,委托人在現場是必須遵循的原則。調查員們很清楚,只有遵循這個原則,最終獲取的證據才能夠真正幫助到委托人,否則,不但證據可能無法使用,甚至還會給調查員自己帶來麻煩,“如果委托人不在現場,對方完全可以說我們是私闖民宅,威逼恐嚇等”。
 
號稱“黑白兩道”通吃
 
調查員也會遇到麻煩。比如有的委托人會反悔,調查員因此會受到其丈夫也就是被調查人的言語威脅。
 
翁語說,他們也曾遇到過驚險的時候,但大部分情況下,危險只會來自于委托人。
 
翁語現在還記得,曾經有一次捉奸完成后,又接到了委托人的電話,說想和她聊聊。翁語沒有多想,應約去了咖啡廳。結果剛一走進大廳,她就看到委托人正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當時我就知道怎么回事兒了。”委托人的反悔并沒有讓翁語感到害怕,她仍然徑直走了上去,在這對夫婦面前坐下。
 
“怎么,你們這是又過上了,走老路是吧?”翁語招呼了一句。盡管妻子顯得略微有些尷尬,但顯然兩人已經達成和解。不出翁語所料,丈夫立刻開始不客氣地冷嘲熱諷,指責翁語破壞他們夫妻感情,甚至出言威脅,揚言要找人來“教訓”翁語一番。
 
這些話并沒有嚇到翁語,“怎么,你要打我是嗎?來啊,你試試?”翁語一邊說著,一邊輕笑著把半邊臉湊到對方面前。對方顯然沒有預料到翁語會有這樣的舉動,這場會面最終不了了之。
 
“干我們這行的,當然黑白兩道都要有點朋友。”翁語笑了笑。她并不擔心這種來自被調查者的所謂威脅。聽到對方揚言要叫來一幫兄弟后,翁語臉上的笑意更濃,她說她懶得告訴對方,他嘴上提的那些人中的大多數,她都認識。
 
難以獲得合法身份
 
律師表示,目前“私人偵探”或“調查公司”在我國是不被法律認可的,在從事該類業務時,會或多或少地侵犯到被調查人的隱私,屬于侵權行為。
 
1993年,公安部就發布通知,明確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開辦“民事事務調查所”“安全事務調查所”等私人偵探所性質的民間機構。
 
2002年年底,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調整了商標分類注冊的范圍,新增的允許注冊類別包括提供私人保鏢、偵探公司等安全服務,但仍未允許頒發營業執照。
 
按照專業人士的說法,注冊商標與取得營業執照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幾乎任何東西都可以注冊成商標,但目前,國內還沒有任何一家私家偵探公司能申請到工商部門批復的營業執照。
 
目前網上能查到的很多公司,雖然號稱是從事調查業務的正規公司,但事實上,按照注冊信息來看,他們被允許的營業范圍,多為企業管理咨詢、知識產權信息咨詢等方面的業務,并不包括進行偵探調查。
 
為了省去這一層麻煩,翁語并沒有去注冊公司,始終只以團隊的名義存在。翁語常說,“我們的任務,就是幫助他人解決一些道德和法律無法解決的糾紛。”在完成調查的過程中,很多時候調查員們可能會采取一些“打擦邊球”的方法,因此都必須非常小心。
 
北京浩勤律師事務所胡瑞律師表示,目前“私人偵探”或“調查公司”在我國是不被法律認可的,在從事該類業務時,會或多或少地侵犯到被調查人的隱私,屬于侵權行為。對于使用這種方法取得的外遇甚至“捉奸在床”的證據,很有可能因證據取得方式不合法而不被法院采納。
 
胡瑞說,在離婚案件中,當事人經常會為證明對方存在出軌、外遇等情況付出過多的舉證成本,實際上我國現行婚姻法中已經取消了“照顧無過錯方”的制度,只有在過錯程度達到重婚、與他人同居的,才能要求合理的損害賠償。
 
胡瑞表示,因“私人偵探”類工作將不可避免地獲取公民個人隱私,若想此類工作合法化,需制定嚴苛的準入門檻及嚴格的監管制度,保證個人隱私不會被非法使用或泄露。
 
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主任王優銀認為,證據合法性需要區別對待。根據《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相關規定,是否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是獲取的證據能否作為定案依據的標準。如果私自進入被調查人私密場所安裝偷拍,偷錄設備獲取到的證據就是違法的,不能作為證據使用;但如果通過跟蹤的方式在公眾場合偷拍到被調查人的證據,該證據沒有侵害他人的合法權益,就應該是合法的。另外,在調查過程中如果有非法侵入他人住宅、使用間諜器材、暴力取證造成他人傷亡、敲詐相關人員等行為,則可能構成其他違法甚至犯罪行為。
 
王優銀律師認為,目前,民間調查機構的市場需求量巨大,與其在法律監管之外野蠻增長,不如盡快通過立法的方式,對民間調查機構的行業準入、職業范圍、職業資格、工作程序等加以規范,使其能合法、健康、良性地發展。
 
(京華時報)

  • 上一篇:民法典中離婚或將出現兩大變化,隱藏在這背后有哪些財富風險?

  • 下一篇:沒有了
  • 相關閱讀

    什么软件可以拍照拍视频赚钱 安徽11选5遗漏走势图手机版 福建11选五最大遗漏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二分时时彩全天人工 北京通州股指期货配资 彩票pk10官方网站 甘肃十一选五怎么玩 体彩时时彩11选5山西 美国股市行情 湖北快三专家推荐计划